腓腓记 第一百零五章 终篇 家宴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腓腓记最新章节!

    待侍女退下,白止又试着挣扎了几次,却都没有得手,她只能仰起头,狠狠地瞪着作恶的男人,“放开我,我要喘不过气了。”

    见颜尘睁开了眼睛,白止只觉得他目光有些吓人,犹如两团火,灼灼逼人,原本箍在她腰上的手掌骤然用力,将她揽得更紧,而他掌心的温度更是滚烫,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他滚烫的体温。

    只听他沙哑着声音对白止说道:“别动,你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白止起初还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等感觉到颜尘身体的异常后,白止一瞬间汗毛都要竖了起来,这个男人,难不成要在早上发情吗?

    “好,好,我不动。”白止知道若是颜尘想做什么,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反抗成功的,于是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任颜尘揽着。

    颜尘这次真的只是抱着白止,没一会就传来了轻鼾。

    白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睡得也太快了吧!

    半晌后白止终于忍不住对颜尘说道:“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胳膊有些麻了。”

    颜尘嗯了一声,帮白止翻了个身子,然后又继续睡。

    白止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直到日上三竿,颜尘才懒洋洋地将她放开,然后命侍者进来伺候。

    白止其实内心恨的要命,从前也没见着他这样嗜睡过,这一次必定又是成心戏耍她。

    腹黑啊,腹黑啊……

    待穿好了衣服,白止问颜尘:“你今日还有事吗?可还要去看折子?”

    颜尘却反问她,“你是希望我过去,还是不希望?”

    “我当然是……”白止马上将后面的咽了回去,心说这个男人太坏了!太坏了!

    “当然是什么?”颜尘却不依不饶。

    白止干脆说道:“我希不希望有什么用?我又左右不了你。”

    颜尘却道:“你可以。”

    此言一出,白止差点要咬到舌头,便给自己找台阶下,“那你若是没什么事,就陪我出去走走吧,听说颇罗国进贡了些奇珍异兽,就养在南殿,我还正想去瞧瞧呢。”

    颜尘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也好。”

    白止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找这种借口颜尘留下来,于是也觉得难为情,急忙偏过头吩咐侍女,“传早膳吧。”

    而正在两人准备用早膳的时候,有帝后身边的侍女过来,“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

    “什么事?”颜尘开口问道。

    侍女如实答道:“帝后晚上在太和殿设了家宴,邀您和娘娘过去。”

    颜尘摇摇手,“好了,知道了,退下吧。”

    待侍女退下后,白止问颜尘,“今天可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颜尘望着她,道:“大概是要商量织音的婚事,织音早已到了适婚的年纪,若是再不张罗婚事,只怕要成了老姑娘,父君也正在为此事头疼呢。”

    白止道:“织音本就孤傲,寻常的男仙男神是入不了她的眼的,这事只怕有些难度。”

    颜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问:“你是如何知道她性子孤傲的?我记得你们并无什么交情。”

    白止干笑了几声,“那个……昨日同她见过一面。”

    “原是如此,”颜尘嗯了一声,紧接着又问,“然后你们二人都相安无事?”

    白止被他这话问糊涂了,反问道:“不然该是如何?”

    “倒也没什么,以她那样的性子,旁人同她相处起来,倒也真是困难。”颜尘只是想着,这样的两个人撞到一起,没有打一架已是万幸。

    “可是在我看来,织音她却也不失率真。”白止坦白讲。

    颜尘看起来却十分吃惊,“你当真这样认为?”

    见白止点了点头,颜尘只得说道:“罢了罢了,先吃东西吧。”

    傍晚时分,颜尘携白止来到太和殿。

    帝君帝后端坐在主座上,因为是家宴,到场的都是些殿下公主,所以显得其乐融融的。

    白止刚刚一只脚迈进去,另一只脚却勾在了门槛上,于是身子一倾,就要倒下去,白止不禁在心里暗骂:大爷的,太和殿的门槛可真高啊!

    不过白止还没来得及出糗,手臂就被颜尘即时拉住,“怎么走个路都这么不小心?”

    殿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两人看来,不禁说着颜尘同他娘子还真是恩爱,成婚都这么久了竟然还没过了热乎劲,方才这一把狗粮洒得当真是让人心服口服。

    白止在殿里环视了一圈,却也不见织音的身影,她同颜尘入座了许久,织音才带着侍女姗姗来迟。

    织音上前几步,然后对着帝君帝后行礼,“织音来迟,还望义父义母莫要怪罪。”

    帝君则笑着说道:“莫说什么怪罪不怪罪的话了,都是自家人,这样说反倒见外了,快些入座吧。”

    织音乖巧地应了一声,然后朝着颜尘的方向走了过去,最终坐在颜尘和白止旁边的席位上。

    宴席开始之后,少俊却在不远处嚷嚷道:“我要同白嫂嫂坐在一起,我要同白嫂嫂坐在一起!”

    少俊身旁时候的侍女没有办法,只得求助般地望着帝后,“帝后,这……”

    帝后略显无奈地摇了摇手,“这孩子是越来越顽皮了!算了,让他过去吧。”

    少俊得了空,急忙跑到白止身边,然后冲着白止呲了呲牙,“太好了,嫂嫂,少俊最喜欢和你坐在一起了。”

    白止吩咐侍女取来碗筷,然后摸了摸少俊的脑袋,“好了,乖,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嗯嗯,只这一次!”少俊答应地爽快。

    膳食已经上齐,帝君帝后简单了说了几句,就热闹地开席了。

    见大人们都在饮酒,少俊也嚷嚷着要喝酒,颜尘听后,一敲少俊的小脑袋,“小孩子不准饮酒。”

    少俊委屈地憋着嘴,眼看着泪珠子就要掉下来,白止的心也软了下来,只得命侍女取来果酒,这果酒味道甘甜,酒性却并不烈,然后同少俊说道:“只许饮一杯,喝多了可不行。”

    少俊这才展开笑颜,然后将脑袋贴在白止胳膊上蹭啊蹭,“嫂嫂,你真好。”

    颜尘却说:“你不能总这样宠着他,日后他可该无法无天了。”

    白止只能低声恳求颜尘,“好了好了,只这一次。”

    颜尘没有办法,只得说道:“我还真是拿你没办法。”

    酒过三巡之后,帝君关切地向每个儿子问话,最终帝后看似不经意地同帝君说道:“这九华天上,到了适婚年纪还未成婚的恐怕就只剩下织音了,你已经为尘儿指了婚,可不能厚此薄彼。”

    “那还要问过织音自己的意见,”帝君说着便扭头对着织音的方向,“织音你可有什么中意的人选吗?”

    白止心说这绕了一大圈,总算回到了正题上。

    织音闻罢,背着手起身,嘴角扬起一抹笑来,“若只为为了早日成婚而找人将就,倒不如终身不嫁,而我要嫁的人,必然是这四海之中顶尖的人物。”

    语落,众人皆愣了一愣,这四海之中顶尖的,并且还孑然一人的恐怕只有那位巫咸上神了,莫非织音看上的是他?

    而白止却看得清楚,织音说话的时候眼神却正好落在颜尘身上,那种目光至多算得上是欣赏,若是寻常女子有那样的目光,白止却也不以为然,颜尘资质出众,寻常女子心中敬佩些也是有的,可是织音那样孤傲的一个人,有这样的目光,实在不正常。

    而颜尘却似看不到一般,自顾自地饮酒。

    于是便有人起哄,对织音说道:“既然说了这么多,那人究竟是谁?”

    织音则一挑眉,“现在时机未到,日后时机到了,织音自会说明。”

    起哄的那人则悻悻地瞥了撇嘴。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帝后则对织音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日后再说,等一下还有助兴的节目,大家莫言拘束。”

    说罢便拍了拍手,丝竹之声响起,一队舞姬施施然走向了大殿中央。

    舞姬们身段轻盈,舞得如梦似幻,白止却一点也看不进去,手上的筷子也放了下来,一旁的颜尘似乎瞧出了白止的异样,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吃饱了吗?”

    白止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我有些吃不下。”

    好不容易挨到宴席结束,即将离席前,白止小声的问颜尘:“你今夜宿在哪里?”

    颜尘哑然失笑,然后靠在白止耳边,“你想让我宿在哪里?”

    白止抬起头去瞪着他,“你,你想睡哪里就睡哪里好了,又何苦问我?”

    颜尘却趁没人看到的时候,伸手揽上她的腰,“这我只当是酸话好了,不过我今夜的确没有什么事,而且夫妻分开久了,实在不利于培养感情。”

    而就在这时一旁的少俊扯着白止的胳膊说道:“嫂嫂,我今日去你殿里睡好不好?”

    “少俊,你方才说什么?”

    感觉到颜尘凌厉的目光扫过来,少俊急忙识相地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我是说我要回自己殿里去睡。”

    颜尘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