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界 第二十三章 大道哀鸣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九幽界最新章节!

    当祭坛被开启的瞬间,一道浓郁的鲜血能力冲天而起,无视大地的束缚直接冲出魔窟覆盖了整个九幽界的天空,本是昏暗如夜的九幽界被染上了血色,那股令人心神颤动的威压,仿佛是从血脉灵魂深处涌出的恐惧笼罩了九幽界所有生物的心神。

    “哎,一个没注意,现在麻烦了。”身下的人面藤撑开了一道大阵将血魔精血的光华阻挡在了圣城之中。“也不知道那小子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前面几世遗留下来的宝物也只能看你自己的气运了。哎,这些老家伙一个个的怎么就怎么不让人省心呢。”

    无罪起身手中的木刀向着虚空之中接连斩了六刀。

    这一天九幽界的上空洒落了污浊的血雨,九幽界的大道在为强者的逝去而哀鸣,这些高端战力虽然平日里都隐居在各大势力的禁地深处但都是九幽界底蕴的存在,当入侵一个位面或者小世界的时候,他们都是为九幽魔子们护道的守护者,同时也是以往存活下来的精英魔子。

    九幽的意识也为之震怒,可杀人的是无罪这家伙,九幽也没法为难对方。那些强者的尸身也已经不受九幽界规格的绝对限制,他们的尸体若是无人使用即使是千年万年也能不腐化,但是九幽界中最需要的是战力,而不是那些如同宝库一般的尸体。

    无论他们对九幽界做出了多大贡献,在九幽界的意识面前,他们始终是一些蛆虫,投食喂养杀戮掠夺,死亡也只是一个开始,他们的灵魂如果没有被无罪泯灭或许还能够凭借其他手段重生,但既然都死透了,那只能物尽其用了。

    泯灭的灵魂化为无数碎片融入了幽母河之中,而这六位躯体上的血肉则化为了这漫天的大道血雨,成为了滋养九幽界生灵的能量,尤其是这些禁地的范围内,血雨的浓郁程度更是其他地区的五六倍。

    长期以来这种现象也被九幽界的生物所接受了,一旦有强者死亡,天道将会为之哭泣降下大道血雨,而强者守护的族群也会得到更多的血雨滋养,这被视作了先祖的遗泽。

    血肉灵魂尽失,六具残存的骨骸全身开裂,每一道裂口之中都透露着法则的气息,其中最强的一位乃是一位六臂剑魔全身骨刺均为剑骨,每一柄都是一等一的凶兵。如果天虫在此一定会惊呼,因为它右手的一段臂骨仿佛活了过来一般,臂骨上面铭刻的褐色魔纹寸寸断裂,剑魔本体已经碎裂的骨质也渐渐开始愈合,那段带着淡淡灭之气息的骨头突破了封印渐渐开始蚕食剑魔的本体骨架。

    最强的骨质生物乃是一种被誉为世界之灾的生物“灭”,这名六臂剑魔在以前也是九幽魔子,在一次侵袭世界的杀戮任务中他来到了一个被打残的小位面,其中已经没有活着的生物,所有尸体也早已在数百年前风化殆尽,像这种没有能量的小位面别说是强者,就连生存都是难事。

    虽然没能为九幽界杀戮而获得奖赏,但是他找到了一处古老祭坛,祭坛上面供奉着一根如同玉石一般的骨头,这根骨头蓬勃的剑气是如此强大如此恐怖也是如此诱人,在确认过这臂骨状的骨头不存在自我意识之后,他果断将其植入了自己的右臂。

    他们六臂剑魔一族乃是天生的骨质生物,身体的血肉只占据两成,而通过更换部分强者的骨骸来强化自身也是骨质生物最常见的成长手段之一,这段骨骸渐渐改变着他体内原有的骨头,剑气彼此浸染融合,身上的骨刺剑胎也逐渐形成了恐怖的凶兵,而一身剑骨更是令其在同代九幽魔子中名声显赫。

    但是这却不仅仅是好运,在那次和血魔圣子争夺魔尊之位的决战中,他受了重伤,而一直以来被他视为宝物的臂骨居然在那个时候反噬了他。

    虽然最终成功将臂骨封印,但是决战的伤势以及反噬使得它无奈回到了族中禁地,后来血魔圣子成了不死魔尊征战万界,他也随军瞻仰过往日的对手,可两人早已不在一个层面,更何况自己需要压制体内的那段魔骨,战力只有全胜时期的六七成。

    而后来不死魔尊打上九天被那一位至强者灭杀的时候九幽界也随着魔尊的陨落而受到牵连,那场大难中为了保护自己的族群,自己再次受创,保存下来的战力早已不足三成。

    如今魔骨解封彻底侵入这具强大的骸骨之中,没有了以前血肉受伤的威胁,一旦战力恢复甚至将超于以往的最强时期,唯一的不同就是其中的灵魂已经不再是他自己。

    “哭什么哭,老子还没死呢,哭哭啼啼成何体统,你们好歹也是六臂剑魔一族的高层,要是让下面的族人看见是个什么样。”

    一声虚弱的怒喝从老祖的闭关的洞府中传出,跪在洞府之外的数十名哭泣的六臂剑魔高层原本悲痛的容颜顿时狂喜。他们的老祖活下来了,那外面的大道血雨又是怎么回事,肯定是老祖有自己的手段骗过了天道。

    “去找些补充气血的宝物过来,虽然我勉强骗过了那位强者,但是现在全身血肉已经消散,若是得不到补充就真的得死了。”

    “好的老祖我们这就去准备。”没等片刻,一头头拥有着八转甚至是初入九转的怪物尸体被送到了洞府内,剑魔老祖的残躯也着实令这些小辈为之一惊,一身剑骨没有了外部血肉鳞甲的覆盖,凌冽的剑意仿佛要从每一段骨头中刺出试图灭杀在场的所有生灵。而除了剑魔老祖自身的剑气之外,骨头上残存的一些印记也流露着一些强者的气息。

    “此次虽然我重伤,但是通过逆天手段存活了下来,而且我已经找到了突破的契机,我族作为九幽界的巅峰种族之一是时候进一步扩大势力了。七日后进行骨之祭典,我将为族内天赋最强的十名子弟赐予魔骨碎片。”

    “谨遵老祖之命。”

    “吾等即日便去准备祭典事宜。”

    无罪虽然感知到自己灭杀的一处似乎有所异样却没有将之放在心上,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震慑作用已经起到,即使是还有一些蠢蠢欲动的族群也会将那六位作为参考从而压制自己的欲望。

    而此时血魔精血的光华照耀着整个圣城,感受到血魔圣子的气息众人血脉中的记忆也开始渐渐觉醒,远古时期不死魔族的战斗记忆模糊的在众人脑海中回荡。

    而身处祭坛正前方的烛此时此刻双眼已经迷离,在看见这滴精血的时候烛的意识被一股精神力量带回了自己的识海,眼前是一尊血色的身影无比的伟岸,光是气息就压迫的自己难以喘息。

    “你来了,那也就说明我失败了吧,哎······”

    “不死魔族怎么样了,在我死后一定被各方势力打压了吧。”

    眼前的血色身影虽然无比强大,但是此时此刻烛能感受到他的无奈与落寞:“前辈,不死魔族现在依旧在魔窟之中保留了一部分实力。”

    “呵,都被赶回老巢了,是我的错,我不该不自量力挑战九天的。我的后世,你要记住九天之上存在着大恐怖,即使你拥有独战万界的力量也不要轻易过界。这滴精血中有着我前世留存的部分记忆,而且若是你愿意成为血魔之体可选择吸收这滴精血进行转化,如果你拥有更好的选择那将这滴精血存放吸收入识海也可作为镇压识海的宝物。我族曾占据的九处世界均有我留下的后手,你拥有足够战力后可自行取回。”

    血色身影在烛的识海中渐渐消散,无数记忆片段涌入烛的灵魂之中,仿佛要将灵魂撕裂的痛楚被一股侵入体内的血色能量抚平,烛朦胧的见到祭坛四周的八位守护者虚影耗费了最后的能量渐渐消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