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与世子嫔微服出游,瞧着热闹的市集卖着琳琅满目的东西,每件物品都能吸引郑良良的注意,不时停下脚步询问观看。她在摊子前买了根麦芽糖,正要吃,瞧见丈夫摇了头,只好没趣的将麦芽糖收进纸袋里,甭吃了。

    嫁他万般好,就唯独吃这方面得非常小心,如今她也与他一样,除非她亲自料理,否则不能随便吃食外头的东西,非要吃的话,就得经过测毒才可以,但是测毒要人亲口试,一不小心便会死人,唉,她可不想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枉杀一条人命,只好忍住想吃东西的欲望了。

    呜呜……这就是身为王室继承人的悲哀,而她是他公告于天下的爱妻,形同是他的弱点,也成了有心人士的毒杀对象,所以不得不小心,只是,不能吃好吃的东西真的好可惜啊!她吞着口水,相当泄气。

    「老实说,你当初真的从没怀疑过我?」她问。如果他怀疑过她,她就可以不用嫁他,也就不用做这么大的牺牲!亏她以前还笑他活得悲哀,瞧瞧自个现下过的是什么日子,简直是往火坑里跳了。

    「怀疑什么?」李豫紧盯着她纸袋里的麦芽糖,就怕她贪嘴偷吃出事,但也清楚要她戒掉吃美食的习惯,对她来说真的很痛苦,可无奈的他,只能拚命要她忍耐了。

    「就是九阳哥的事,以及令淑媛与朴美新故意设计让你误会我的事,你当时真的都没怀疑过我?」这些事她好奇很久了,现在终于得空问起。

    「我就是信任妳不可能与金九阳有什么,所以才忍那么久没对他动手,不然他早惨了,至于令淑媛与朴美新的事,我承认一开始是怀疑的,但是我得知朴美新害妳落水一事,就知道她依然想置妳于死地,怎可能与妳合作?」

    「什么?你早知道我落水的事,那不就清楚我遗落了发夹?」郑良良愕然道:「那你应该连九阳哥为我找发夹的事也一清二楚吧?可为什么你还误会他是来带我走的―」她忽地面色涨红,好生气啊!

    「我知晓了,你是故意要借机杀人,但见他真的替我们寻回那发夹,再加上你若对他动手,我大概也会翻脸,这才作罢放过他。」她搞清楚状况后,气得发抖。

    真是人心险恶,这男人的心尤其阴险!

    李豫抿唇而笑,好像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卑鄙。「可是最后我不也没杀他,妳有什么好气的。」照他的性格,情敌如芒刺在背,务必除去,要不是因为她,他有可能忍到现在吗?这女人会不会要求太多了啊

    「你、你这臭东西!」她怒气腾腾的丢下他走掉了。

    他又惹她生气了,她最近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啊……

    「女人爱生气可能是因为身子不适引起的情绪不稳,我婆子在多年前怀孕的时候,脾气也变得很暴躁呢!」一个老人的声音由他身侧传来。

    李豫转首,发现他们停下争执的地方正好是卖发饰的摊子前,而那说话的人就是老板。

    「你是说,怀孕?」他讶然道。

    「我是猜测的。」老板笑说。

    他精明的眸子缓缓瞇起。「这猜测也许合理。」那女人最近确实动不动就对他发脾气,爱吃甜食,身子有些发福……

    「女人怀孕时若吃不到爱吃的东西,脾气尤其坏,我那婆子就曾经为了一颗糖。跟我翻脸,还将我踹到床下去。」

    「踹下床去?」他面目难看了起来。她若真怀了孕,对吃食方面他势必更加谨慎,不能让她如意,可是这样她的心情就会更差,对他也会更加不满……

    「啊,对了,我刚看见你妻子戴上我送的簪子了,我当初忘了告诉你,那枝簪子可是大有来头,是中国皇帝用来试毒的利器,百试无误,任何毒都难逃这簪子一试。」老板像是突然想起这事,提出来道。

    李豫闻言眼眸立即迸出亮彩。「有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早说?」平白让那女人忍了那么久的馋虫!

    「早说?这种功用像你们这样的寻常人家又不需要,我也只是因为这簪子与你买的发夹是同款式的,才一并赠送啊!」老板眨着眼说,那奸险模样像是故意不说的。

    李豫瞪着老板,总觉这老头阴险,却又无法对他生气。「总之,多谢你告知这件事了。」说不出为什么,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再见到这老头。他转身快速离去,急着追上妻子,试试那簪子是否真如老头所说百试无误,若是如此,他的日子好过了,良良不用再因为吃不到美食而频频露出委屈的神情,他也不必担忧她「吃不了苦」而想当逃妻了。

    老板望着李豫急匆匆的背影,笑得阖不拢嘴。「去吧,你若守得住那女人一辈子,就能完成任务了,呵呵……呵呵……」

    三十八年后―

    天边,一条滚动腾跃的火龙,由朝鲜风驰电掣的向西方飞腾而去了。

    而天庭之上,玉帝的泅龙殿中,「九龙璧」中的一块,忽地发出炫丽束光,眨眼间转白为炽―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